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影像 > 文化記憶 > 正文
李叔同:半世繁華半世僧
2019-07-12 13:16:21 來源:鳳凰網讀書
編者按
 
有人說,要破紅塵,得先歷紅塵。
 
李叔同的前半生一直流連于繁華旖旎,有時甚至沖出了時代審美的方圓:男扮女裝登戲臺、為自己畫裸體畫像。他精通音樂、美術、詩詞、戲曲,曾情系于名伶楊翠喜,留學時娶日本女子淑子為妻。
 
39歲時李叔同毅然出家,修行佛家中戒律最嚴的律宗。二十多年后,弘一法師(李叔同法號)使傳統斷絕數百年的律宗得以復興,佛門稱他為“重興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師”。
 
張愛玲說:“不要認為我是個高傲的人,我從來不是的,至少,在弘一法師寺院圍墻外面,我是如此的謙卑。”
 
少年神童
 
1880年10月23日,李叔同生于天津故居李宅。祖父李銳,經營鹽業與銀線業,父親李世珍,官至吏部主事,后辭官繼承家業成為津門巨富。李叔同是五姨太所生,當時他父親已68歲,雖然李叔同五歲即遭父喪,但依舊優渥的生活以及兄長和母親很注重他的教育,總算過了一個高階層的童年。
 
當時,其母延請了天津名士趙幼梅教他詩詞,唐靜巖先生教他書法,加之他本人極為聰穎好學,小小年紀便積累了非常深厚的國學修養。有道是“《文選》爛,秀才半”,李叔同7歲時便能熟讀《文選》,且寫得一手像樣的書法,被人稱為“神童”。
 
有多神?
 
四五歲便能熟背名詩格言;六七歲已深諳《文選》;正當十二歲少年初長成時,便習得各朝書法,尤其寫得一手好詞,“人生猶似西山日,富貴終如草上霜”正出自年僅十五歲的李叔同之手,令當代詞人自嘆不如。正所謂年少有為,一副貴族書生的氣質模樣,令同壇文人折腰拜服。

\
1897年,李叔同成年照,風采翩然
 
由于家庭的變故,李叔同得罪了當朝高官,為了躲避其利害,14歲的他便陪著生母南遷上海了。
 
晚清的上海,也是西洋文明和東方文化碰撞的邊緣。既有傳統文化的底子,又有“歐風東漸”的浸染。李叔同在上海入南洋公學從蔡元培先生受業,與邵力子、黃炎培、謝無量等人同學。在學霸光環的籠罩之下,李叔同的才識一時可謂“舉世無雙”。
 
二十歲上下的李叔同,不但是才華橫溢的文士,也是一個頗為放浪的富家公子。李叔同每日里邀友作畫,吟詩寫字,閑暇也聽戲,逛茶樓,學著那些公子們流連在風月場,要多風雅有多風雅。
 
絕代佳人楊翠喜,就是這么突兀地闖入了李叔同的世界,才子的心好像一湖春水,剎那間就被攪得波心蕩漾。楊翠喜倒也是個傳奇人物,第一次登臺演出,她唱《梵王宮》、《紅梅閣》,唱腔華麗婉轉,神態婀娜搖曳,一些老學究罵不絕口,說女子登臺有傷風化,小公子們奔走相告,爭相一睹尤物的絕代風情。一時間,滿天津城沸沸揚揚,楊翠喜瞬間成了風口浪尖的排斥者。
 
情竇初開的李叔同,對楊翠喜一見鐘情,日日思念。他每日放學后都會去聽她的戲,她在臺上,他在臺下,時間長了,四目相撞,難免讓楊翠喜注意到他。那么多王孫公子在臺下隱隱追著她的舞步,但是,他們眼神里的貪婪與污濁打動不了楊翠西,唯有李叔同,一舉一動皆是一腔情思,沒有半點渾濁邪意。

\
楊翠喜,本姓陳,小名二妞兒,楊翠喜是藝名。
 
那日卸妝,楊翠喜腦子里還在盤旋著那個人的目光。這時,有跟班告訴她有人求見,她撫扇搖頭,說不見不見,每日見的人已經太多。
 
忽然一個很寬厚的聲音在馬車邊繞過來:“楊小姐,我是李叔同,剛才是我求見。”
 
兩人相識后,無話不說,李叔同一改臺下看客的身份,成立楊翠喜的知己,每天坐在第一排看她輕舒水袖,萬種柔情,然后他到后臺去等她,再提著燈籠送她回家。
 
他給她寫戲曲,為她詳細解說中國戲曲的淵源和歷史,指導她唱法和舞技,為她傾注全部的愛。楊翠喜得到大才子的點撥,技藝又上一層樓。奈何卻因各種因素,楊翠喜被別人贖買,幾經周折又嫁作商人婦。
 
后來,李叔同悲慨萬分,寫了兩首詞《菩薩蠻•憶楊翠喜》,表達了這種情意:
 
“燕支山上花如雪,燕支山下人如月;額發翠云鋪,眉彎淡欲無。夕陽微雨后,葉底秋痕瘦;生怕小言愁,言愁不耐羞。”
 
“晚風無力垂楊嫩,目光忘卻游絲綠;酒醒月痕底,江南杜宇啼。癡魂銷一捻,愿化穿花蝶;簾外隔花陰,朝朝香夢沾。”

\
在上海梨園登臺的李叔同
 
遠渡東洋,情系異國女人
 
1905年,李叔同的母親王夫人病逝于上海“城南草堂”,李叔同扶柩回津,并依“東西各國追悼會之例”,為母親舉行了喪禮。
 
葬禮當天400人穿著黑衣,李叔同自己在靈堂用鋼琴伴奏,并請兒童合唱他創作的哀歌。此舉被視為“奇事”,天津《大公報》稱之為“文明喪禮”。
 
李叔同很早喪父,教養培育基本靠他的生母王夫人,是以奉母至孝。生母去世,對他刺激很大,認為自己的“幸福時期已過去”,乃東渡日本留學,從此一生與物質世界一別兩寬,走向了屬于他內心的精神世界。

\
留洋時期,中間留著胡子的即為李叔同
 
李叔同初到日本,對于明治維新以后的西化成果深感羨慕,對西洋藝術全面研攻。他在上野美術學校西畫科從黑田清輝等畫家學習,同時又入音樂學校研究樂學與作曲,業余還研究戲劇。他的藝術追求在此全面鋪開。
 
在上野美術學校,李叔同作為中國第一代美術留學生,受到日本各階層的廣泛關注。日本《國民新聞》記者曾專訪這位“清國留學生”的畫室,只見四壁懸掛黑田、中村等人的畫作和李叔同的油畫稿,筆致瀟灑,令人贊賞,這篇訪問記就被刊于當時的《國民新聞》,很為人所注目。

\
李叔同自畫像
 
為了精進自己的美術造詣,李叔同開始專攻人體藝術繪畫,苦惱的是,他找不到愿意做模特的人。誰都沒想到,他的日本房東女兒淑子原來偷偷暗戀著他,兩人因為人體模特一事而結下姻緣。
 
一天,李叔同突然打電話約淑子到自己居住的“不忍池”畔的小樓,淑子滿以為李叔同會向她求愛,沒想到的是李叔同要淑子幫他介紹一個女模特以完成自己的作業,淑子悲傷不已,迅速離開。
 
不久后的一天早上,淑子又叩響李叔同的房門,這次是淑子決定自己來做李叔同的模特,以助李叔同完成作業。李叔同對淑子說:“也許早就從我的眼神和行動上看出來,我是喜歡你的,而且喜歡得深入骨髓。”此后,他們超越了畫家與模特的界限,上演了一場“杰克羅斯”之戀,還邀請各大好友和畫屆名流,見證了他們的愛情與婚姻。
 
雖說楊翠喜的離開是一種遺憾,但淑子這位異國伴侶給李叔同彌補了另一番人生的缺憾,少年經歷了眾多繁華的他,已經漸入“本我”佳境,他對一切,都是那么的認真,包括愛,包括他的事業與人格。

\
李叔同唯一的裸體油畫
 
張愛玲:在弘一法師面前我如此謙卑
 
李叔同在南洋公學時英文就學得很好,曾細讀原本的《莎士比亞全集》,對西洋戲劇傾心已久。
 
1906年,他與曾孝谷等人創辦“春柳社”,提倡話劇,當時李叔同帶頭導演各種西洋話劇,特別是《茶花女遺事》是他的重頭好戲,可一時找不到合適的女演員,怎么辦?
 
李叔同決定男扮女裝,來一場反戲,為此他不惜將小胡子剃去,花重金做了好幾身女西裝,從此劇后聲譽鵲起。

\
李叔同扮演的茶花女
 
不僅如此,他在浙江一師做老師時,認真起來更讓人“害怕”。當時著名的文學家夏丏尊先生在這里教國文。豐子愷、劉質平等文化名人均就讀于此,還是李叔同的得意門生。在同事、同學們心目中,這位李先生是怎樣一個人呢?一言以蔽之曰:“認真”。
 
夏丏尊先生《平屋雜文》一書中有好幾篇是寫李叔同的。他對這位“畏友”充滿敬佩,認為李叔同是“我們教師中最不會使人忘記”的。夏丏尊多次對學生說:“李先生教圖畫、音樂,學生對圖畫、音樂看得比國文、數學等更重。這是有人格作背景的原故。他的詩文比國文先生的更好,他的書法比習字先生的更好,他的英文比英文先生的更好……這好比一尊佛像,有后光,故能令人敬仰。”
 
夏丏尊先生任學校舍監的時候,有一事非常困擾:有同學失竊,而始終無人肯承認。
 
李叔同乃獻一策:君請書通告一紙,限某日前認錯,否則本舍監只有一死謝罪!還強調:必須是準備認真踐諾,方有效力。夏先生實行沒有,不得而知,但確實感到“駭然”于他認真的精神。
 
難怪張愛玲說:“不要認為我是個高傲的人,我從來不是的,至少在弘一法師(李叔同出家后的法號)寺院圍墻的外面,我是如此地謙卑。”認真到這個份上,不得不讓人敬佩李叔同的人格魅力。
 
\
李叔同出家后照
 
四大皆空,重興律宗
 
一天,李叔同由校工聞玉陪同,到大慈山辟谷,斷食達十七天。他還將斷食的感受詳細記錄于《斷食日志》。
 
斷食期間,李叔同以寫毛筆字打發時間,筆力絲毫不減,而心氣比平時更靈敏、暢達。
 
“斷食”之后李叔同馬上在儒學大師馬一浮先生的指引下學佛。出家前一天的晚上,李叔同把豐子愷和另兩位同學叫到他的房間里,把房間里所有東西送給這三人。
 
第二天,豐子愷等三人送他到虎跑附近的定慧寺出家,法名演音,號弘一。李叔同出家后,發愿精研戒律,并且嚴格依照戒律修持。初修凈土宗,后來又修律宗。律宗向以戒律森嚴著名,一舉一動,都有規律,嚴肅認真之極,被稱為佛門中最難修的一宗。弘一法師為弘揚律宗,曾立下四誓:
 
一,放下萬緣,一心系佛,寧墮地獄,不作寺院主持;
 
二,戒除一切虛文縟節,在簡易而普遍的方式下,令法音宣流,不開大法,不作法師;
 
三,拒絕一切名利的供養與沽求,度行云流水生涯,粗茶淡飯,一衣一袖,鞠躬盡瘁,誓成佛道;
 
四,為僧界現狀,誓志創立風范,令人恭敬三寶,老實念佛,精嚴戒律,以戒為師。
 
二十多年精誠莊嚴的自律苦修,弘一法師使傳統斷絕數百年的律宗得以復興,佛門稱弘一為“重興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師”。

\
弘一法師
 
念佛不忘救國
 
著名美學家朱光潛曾說,李叔同是“以出世的精神做著人世的事業”。宗教的虔誠與獻身精神并沒有使他放棄救國的愿望,反而更加強烈。
 
1941 年,國難當前,弘一法師寫下一幅橫卷:“念佛不忘救國,救國必須念佛”。其跋語寫道:“佛者,覺也。覺了真理,乃能誓舍身命,犧牲一切,勇猛精進,救護國家。是故救國必須念佛。”
 
著名作家郁達夫曾到福建拜訪弘一法師,相見之下,郁達夫先生竟產生削發出家的念頭,希望追隨大師的步履。弘一法師對他說:“你與佛無緣,還是做你愿做的事情去吧!”贈郁氏著作數種而別。郁氏后來因英勇抗日,被日本憲兵殘殺于蘇門答臘。
 
據徐悲鴻夫人廖靜文女士的回憶,徐悲鴻先生曾多次訪問弘一法師這位藝壇前輩。有一次,徐悲鴻發現山上一棵已枯死多年的樹木發出了新芽,頗為吃驚,于是問道:“此樹發芽,是因為您——一位高僧來到山中,感動這枯樹起死回生嗎?”
 
大師答道:“不是的。是我每天為它澆水,它才活過來。”
 
徐悲鴻曾為大師作油畫象,“以全力詣其極”,頗為深刻地表現了弘一大師的莊嚴與慈愛。

\
弘一法師畫像(徐悲鴻 畫)
 
柳亞子先生與弘一早年同辦過《太平洋報》,弘一法師出家后,就與柳亞子失去了聯系。1939年抗日軍興之際,弘一在福建泉州度60 壽辰,忽然收到柳亞子一首祝壽詩,詩曰:“君禮釋迦佛,我拜馬克思。大雄大無畏,跡異心豈異。閉關謝塵網,吾意嫌消極。愿持鐵禪杖,打殺賣國賊。”
 
當時在場祝壽的人見到這首詩,莫不縮頸咋舌,可是弘一讀了微微一笑,提筆回詩偈一首,云:“亭亭菊一枝,高標矗勁節。云何色殷紅,殉教應流血。”
 
柳亞子讀后,不由嘆道:“嗚呼,洵可謂善知識矣!”并作《懷弘一上人》文。
 
華枝春滿,天心月圓
 
弘一法師在出家之后,就毅然割斷了他曾醉心研究過的話劇、油畫、西洋音樂諸藝術。唯獨于書法研習不輟,老而彌篤。他認為:“夫耽樂書術,增長放逸,佛所深誡。然研習之者,能盡其美,以是書寫佛典,流傳于世,令諸生歡喜受持,非無益矣。”
 
由于外部環境和內心精神世界的改變,李叔同出家以后的書法作品,可以說是充滿了宗教所賦予的超脫和寧靜,不激不厲,心平氣和。
 
在俗時那種點畫精到,刻意求工的效果不見了,而代之以圓潤含蓄,蘊藉瀟灑,給人一種大智若愚、大巧若拙的感覺。正如大師自己所解釋的那樣:“朽人之字所示者,平淡、恬靜、沖逸之致也。”

\
弘一法師 書
 
1942年秋,弘一法師在福建泉州不二祠溫陵養老院圓寂,遵佛教儀式火化,留下舍利800多顆,分別由泉州清源山彌陀巖、杭州虎跑寺建舍利塔供養。
 
法師垂危時,曾作二偈給夏丏尊等舊友:“君子之交,其淡如水。執象而求,咫尺千里。問余何適,廓爾亡言。華枝春滿,天心月圓。”詩境圓融、灑脫、從容,充分表達了大師對生與死的必然,和萬物生生不息的自然規律的徹悟。
 
大師病重后,拒絕醫療探問,一心念佛。他告訴他的弟子妙蓮法師:“你在為我助念時,看到我眼里流淚,這不是留念人間,或掛念親人,而是在回憶我一生的憾事。”

\
弘一法師圓寂
 
本文摘自

\
 
書名:《用孤獨和世界對談》
作者: 國館
出版社: 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出版年: 2018-9
責編 | 牧謠
圖片 | 網絡
 
 
 
 
中國文化創意傳媒發布、轉載文章部分來源互聯網,只為了分享有價值的內容,與商業利益無關。我們會盡力做到標注來源、作者,如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侵害到您的權益,請與本平臺聯系,我們將及時修改或刪除。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
全部評論(0)
《中國藝術文化》雜志 雙月刊
更多專欄作家
更多微博
  • 顧振清
    獨立策展人、評論家、批評家……[詳細]
  • 彭鋒
    北京大學藝術學院教授、當代藝術策展人……[詳細]
  • 朱其
    獨立策展人,著名批評家,文化部國家畫院……[詳細]
  • 趙孝萱
    臺灣人文學者,家學淵源,文化底蘊深厚……[詳細]
更多博客
  • 宋永進
    浙江師范大學美術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詳細]
  • 唐炬
    一個既典型又獨特的實力派的收藏家……[詳細]
  • 佟玉潔
    批評家,現在西安美術學院藝術研究所工作……[詳細]
  • 云也退
    《讀品》書評人,開設博客“寫下就是永恒”……[詳細]
?
体彩20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