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最新資訊 > 正文
巴勃羅·畢加索中國個展之旅 一個越來越"完整"現代大師
2019-07-08 09:09:43 來源:中央美院藝訊網
原標題:巴勃羅·畢加索的中國個展之旅:一個越來越“完整”的現代大師
 

\
 
英國廣播公司(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BBC)藝術編輯岡佩茨(Will Gompertz)在評價2018年春開幕的英國倫敦泰特現代美術館的大展“畢加索1932——愛,成名,悲劇”(PICASSO 1932 - LOVE, FAME, TRAGEDY)時談到,這個展覽最可貴的一點可能在于它讓觀眾目睹了畢加索在1932年的完整故事。這個故事中包含著畢加索作為現代主義大師在藝術道路上的不斷求變,也囊括了他在45歲時面臨的中年危機,對于不美滿婚姻的焦慮,以及重燃他年輕時波西米亞式激情的熱切表達。[1] 
 
如同畢加索會把妻子奧爾加•桑德拉柯克洛娃(Olga Khokhlova)憤怒地處理為《女人和匕首》(Women with Dagger),也如同他會將美麗的巴黎女郎馬麗婭•特蕾莎•沃爾特(Marie-Therese Walter)視作靈感繆斯,為其藝術創作注入新的活力,在展覽中,他被剝離出藝術大師的外殼而呈現出一為不完美的普通人,或喜或悲、或焦慮、或沖動。

\
“畢加索 1932 - 愛,成名,悲劇”,
圖片來自于泰特美術館官網
 
1932年被視作巴勃羅•畢加索(1881-1973)藝術生涯中的“奇跡之年”,是他極具創造性和高產量的一年。當泰特現代美術館著眼于這一整年,按照月份分割展廳,在展出其100余件繪畫與雕塑作品之外,還分享了其家庭照片與其個人生活一瞥。這似乎在揭示著現代主義大師畢加索作為藝術家在被逐步剖析其不同藝術時期的藝術風格之后,亦開始逐漸被視作一個普通男人去被觀看,來完整他印刻在人們腦海中的形象。
 
“越來越完整的畢加索”似乎成為了一種共識,被國內外的博物館、機構和策展人視作展覽脈絡與呈現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中國,當觀眾越來越不滿足于僅僅認識立體主義時期的畢加索時,2019年6月15日于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盛大開幕的“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可謂應時而生。展覽基于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的館藏,全面回顧了畢加索創作生涯的前三十年,意圖呈現其從早期到中期的藝術成長歷程,引導觀眾見證一位天才藝術家的成長之路。

\

\
“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展覽現場
 
回顧畢加索在中國的接受過程,最早可以追溯到1910年代。而在長達近一個世紀的認識過程中,國內對于畢加索這位現代主義大師的態度既有稱贊與追捧,亦有不斷出現的批評與爭議。中國公眾通過展覽的方式,直觀地接觸畢加索的原作,最早則在1983年5月,由中國美術館舉辦的“畢加索繪畫原作展覽”。而后亦有上海世博園中國館于2011年10月舉辦的“2011畢加索中國大展”,以及中國國家博物館于2014年3月舉辦的 “畢加索:沃拉爾系列版畫” 展覽。2019年6月開幕于UCCA的展覽“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是畢加索在國內的第四次個展,亦是中國迄今為止最大型、最為重要的畢加索作品展。

\

\
“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展覽現場
 
借“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開展的契機,筆者意圖通過對這四次展覽的簡要回顧,以管窺藝術大師畢加索的形象在中國是如何被逐步豐滿起來的。
 
1
1983年5月
中國美術館 “畢加索繪畫原作展覽
 
20世紀80年代是中國現當代藝術的開端,也是在1980年前后,畢加索在中國的名譽才逐漸從文革期間的“資產階級毒草”的形容中恢復過來,此時也開始有一系列關于畢加索的專著得以出版,如1982年由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吳步乃編輯的《畢加索》等。
 
在出版物之外,1983年5月的“畢加索繪畫原作展”,則第一次將畢加索的原作呈現在了中國觀眾的眼前。展覽展出了其在1904-1970年間的油畫、版畫類作品33件[2]。1983年是畢加索逝世10周年,誕生102周年,由時任法國總統的密特朗先生提議的此次展覽,不僅為藝術家,藝術研究者以及公眾提供了直觀面對現代主義先驅者真跡的可貴機會,而且起到了見證中、法兩國在政治與文化上的積極交流的密切關系。

\
中國美術館 “畢加索原作繪畫展”展覽畫冊內頁,
圖片來自于新聞報道《畢加索原作在京舉行》
 
從展出的作品中可以看到,1983年的首次個展,力圖以有限的作品中呈現畢加索長時間藝術探索的多樣風貌。如以寫實的技巧反映現實生活的版畫作品《清淡的一餐》(亦被譯作《簡樸的一餐》,The Frugal Repast, 1904),以抽象的、超現實的手法評價歷史政治事件的《格爾尼卡》(Guernica, 1937)和《朝鮮的虐殺》(亦被譯作《朝鮮大屠殺》,Massacre in Korea,1951)等;除此之外,亦包含了表達其個人內心豐富情感與憂慮的許多作品。
 
2
2011年10月
上海世博園中國館
“2011畢加索中國大展”
 
來到新千年,作為第十三屆中國上海國際藝術節的重要展示項目,展覽“2011畢加索中國大展”開幕于上海世博園中國館,共展出畢加索62件原作。這次展覽由7個作品展示區和8個記錄畢加索生活的攝影照片展區,全面回顧了其從少年到晚年的8個創作時期的作品,包括童年時期、藍色時期、粉色時期、立體主義時期、古典主義時期、超現實主義時期、蛻變時期以及田園時代的代表性作品。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展覽在油畫與版畫作品之外,融入了7件畢加索的雕塑作品,如頗受非洲雕刻影響的《女子頭像》等。

\

\

\

\
《2011畢加索中國大展》展覽現場及畫冊封面,
圖片來源于網絡
 
應當說,此次展覽是國內第一次以展覽的形式較為系統地梳理了畢加索藝術發展的各個時期,同時也關注到了其在藝術歷程中所運用到的幾種重要表現形式。展覽的開頭,引用了畢加索的這樣一句話:“我在小的時候已經畫得像大師拉斐爾一樣,但是我卻花了一生的時間去學習像小孩一樣作畫。”對于很多觀眾來說,這是第一次直面畢加索的真跡,許多如孩童作畫般隨意的線條與分裂的軀體表達,使得不止一人在觀展后發出“看不懂”的疑惑與感嘆。確實,不論立體主義或是藍色時期、粉色時期的畢加索多么的耳熟能詳,對于普通觀眾來說,“畢加索”仍然只是一個掛在高處的藝術大師的名字,而他最為出名的藝術風格事實上很難被習慣于寫實主義審美的觀眾所接受,因此即便走近他的原作,觀眾心里往往是心存敬畏與疑惑的。
 
3
2014年3月
中國國家博物館
“畢加索:沃拉爾系列版畫”
 
2014年3月,在中國和西班牙建交40周年的背景下,中國國家博物館通過展覽呈現了畢加索于1930年9月至1937年3月間創作完成的“沃拉爾系列”版畫,其以畢加索的朋友兼代理商安布魯瓦茨•沃拉爾(Ambroise Vollard,1867-1939)的名字命名。此系列版畫自1991年由西班牙官方信貸局基金會收藏,被眾多歷史學家視為二十世紀版畫的巔峰之作。“沃爾拉系列”版畫是畢加索深入挖掘自己內心情感后所創作而成的,其情思被分為了“各種主題”、“倫勃朗”、“愛之戰”、“雕塑家的工作室”、“牛頭人身怪”和“安布魯瓦茨•沃拉爾肖像”這六個部分。
 
有趣的是,這組作品與本文開頭所提到的泰特現代美術館的畢加索大展所關注的藝術創作內容有所重合,均涉及在這幾年間,畢加索所面臨的審美焦慮,對愛人的情感激蕩以及藝術創作與求變的過程中面對的種種困惑。這一時期的創作成果,是藝術家由個人生活與情感的內化而發展出的探索與變化,包括其向藝術大師倫勃朗的致敬以及藝術風格向新古典主義的轉向。

\
巴勃羅•畢加索
《牧神發現一個女人》
1936年 銅版畫 飛塵法
Fauno descubriendo a una mujer 1936
© Sucesión Pablo Picasso, VEGAP, Madrid, 2014
圖片來源于中國國家博物館官網

\
《男人發現一個女人》
1931年 銅版畫 干刻法
Hombre descubriendo a una mujer 1931
© Sucesión Pablo Picasso, VEGAP, Madrid, 2014
圖片來自于中國國家博物館官網
 
較之前兩次展覽,此次展覽聚焦了畢加索藝術創作的一個具體系列而非宏觀地梳理其藝術發展脈絡,在按年代考古學式地梳理畢加索藝術創作的展覽之外,開始嘗試深入到畢加索人生的某一個特定時段,某一種特定技法,以此來反窺他在20世紀30年代的藝術之探索,風格之創新。展覽為公眾提供了觀看畢加索的另一個角度,突出他以個人情感與生活為創作靈感的一系列作品,使得上世紀30年代的畢加索形象,逐步豐滿而多面化起來。
 
4
2019年6月
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
 
“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
 
\

\

\
“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展覽現場
 
基于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的館藏的103件作品,包括34件繪畫、14件雕塑以及55件紙上作品,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呈現的“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著眼于畢加索創作生涯的前30年,即1893至1921期間的作品。展覽通過對早期畢加索的討論,以作品為直接媒介,為觀眾呈現了一代天才藝術家的形成與演變之路。

\

\
 
展廳在阿德里安•卡迪工作室(Studio Adrien Gardère)的設計下被分為了六個半開放式的盒裝空間,對應了展覽劃分的六個章節:“早期畢加索”、“藍色和粉色畢加索”、“驅魔人畢加索:《阿維尼翁的少女》的革命”、“立體主義者畢加索”、“多變畢加索”和結尾單元。展廳中,從童年時期的畢加索的創作與習作以及其早期受到的藝術影響的章節踱步過來,到藍粉時期,其放棄模仿前輩的后印象派風格,轉而開始塑造真正意義上的早期個人風格,再到以《阿維尼翁的少女》為代表的一系列革命性的簡化形式和空間的探索,此時的觀眾再來理解“立體主義者畢加索”的典型藝術風格作品,就不難發現多面的、碎裂的、重組的藝術表達語言并不是憑空異想天開而來的。
 
而“多變的畢加索”則是在此之上的擴展閱讀,闡述了畢加索藝術風格的新古典主義轉向,其通過對古典的致敬、引用于革新,將藝術領域擴展到了舞臺布景、服裝和幕布等方向。展覽最后一部分集中展示了畢加索在1927年至1972年較晚期的一系列杰出繪畫和雕塑作品,通過前面五個章節的層層鋪墊與遞進,這個結語式的單元呈現出了成熟時期的畢加索之作是如何受到青年時期的藝術實驗影響,而逐步形成了貫穿其創作生涯的主題與基本原則。

\

\
 
就如本次展覽策展人,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藏品總監艾米利婭•菲利普(Emilia Philippot)在展覽開幕式上談到:“立體主義并不是抽象的,相反的,它是希望在二維的平面上呈現出三維空間的現實主義”。應該說,此次展覽對公眾心中固有的立體主義形象的畢加索進行了較為全面的解構,也為公眾理解立體主義呈現了全新解讀。展覽從其童年的繪畫習作與學徒生涯談起,結合其繪畫、雕塑及紙上作品,生動再現了天才畢加索在早期的藝術思考與風格探索。
 
縱觀畢加索自二十世紀80年代起在中國呈現的四次個展,從中國美術館引入畢加索原作的最初嘗試,到新千年上海世博園中國館展覽考古式地梳理了畢加索藝術生涯的不同階段,以及中國國家博物館嘗試從一個時期、一種表達語言來由點及面地分析畢加索的個人情感與藝術表達,2019年,在“中法文化之春”的契機下,“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終于到來。

\
 
\

\

\

“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呈現了這位藝術天才稚嫩、摸索與糾結的一面,關注到了他痛苦、憂郁與對原初藝術語言的認識、接受與運用的過程。對于公眾來說,“認識”一位藝術家,能夠面對面觀看其巔峰之作固然難得,但在此基礎上,若能有契機去透過早期作品“閱讀”藝術家的故事生平與發展脈絡,與藝術家在探索形成藝術語言的道路上的痛苦與憂郁共情,這也許能創造一種更深入的“認識”。當“畢加索”這個名字不再僅用書本上的語句來詮釋,不再僅有藝術家與藝術學者關注,當公眾踏進藝術機構希望與不同時期的畢加索建立對話,在未來,以展覽為研究方法,關于畢加索更多方向、更多維度的解讀將被持續展開。

\
 
 文丨 周緯萌 
(圖片除標注外由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提供提供)
 
主編 | 吳瓊
編輯 | 何逸凡
 
 
 
 
中國文化創意傳媒發布、轉載文章部分來源互聯網,只為了分享有價值的內容,與商業利益無關。我們會盡力做到標注來源、作者,如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侵害到您的權益,請與本平臺聯系,我們將及時修改或刪除。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
全部評論(0)
《中國藝術文化》雜志 雙月刊
更多專欄作家
更多微博
  • 顧振清
    獨立策展人、評論家、批評家……[詳細]
  • 彭鋒
    北京大學藝術學院教授、當代藝術策展人……[詳細]
  • 朱其
    獨立策展人,著名批評家,文化部國家畫院……[詳細]
  • 趙孝萱
    臺灣人文學者,家學淵源,文化底蘊深厚……[詳細]
更多博客
  • 宋永進
    浙江師范大學美術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詳細]
  • 唐炬
    一個既典型又獨特的實力派的收藏家……[詳細]
  • 佟玉潔
    批評家,現在西安美術學院藝術研究所工作……[詳細]
  • 云也退
    《讀品》書評人,開設博客“寫下就是永恒”……[詳細]
?
体彩20选5走势图